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你的位置:配资炒股平台_配资炒股论坛_正规的股票配资平台 > 配资炒股平台 > 加拿大鹅过冬

配资炒股平台

加拿大鹅过冬

发布日期:2024-04-01 10:36    点击次数:66

  因质量问题,加拿大鹅再登热搜。12月12日,因消费者反映疑似买到瑕疵品门店拒绝赔偿的加拿大鹅被送上热搜。虽然消费者与品牌方最后以加拿大鹅换货并补偿小礼品的处理方案达成一致,但加拿大鹅频繁被投诉的质量问题却难以避免。当占据四分之一收入的中国市场热度逐渐下降,加拿大鹅五年后30亿加元的目标会成功实现吗?

  频陷舆论危机

  12月12日,“加拿大鹅9500元羽绒服被疑瑕疵品”登上微博热搜。据消费者徐女士反映,其在上海徐汇区一专卖店购买的加拿大鹅羽绒服口袋中发现一块看起来像是从衣服上裁下来的布料,经过咨询裁缝后得知该衣服疑似有二次缝制痕迹,看起来像是替换过的。基于此,徐女士怀疑该服装为瑕疵返修品。

  徐女士表示:“自己以原价购买羽绒服,并非购买折扣商品或瑕疵品,门店这种行为属于以次充好欺骗消费者。按照消保法的规定,应该退一赔三。”对于徐女士的要求遭到专卖店拒绝并要求其证明该产品为瑕疵品。

  对此,北京商报记者致电上海徐汇区专卖店进行求证,该门店销售人员表示,自己非公司专业人士,无权回应,稍后会有公司专门人员联系回复。随后,记者致电加拿大鹅官方客服人员,该人员表示:“如果产品存在瑕疵,消费者可根据购买小票进行退换。其他问题无法回复,后续会有专门人员联系。”但截至发稿记者未收到加拿大鹅官方人员回应。

  据了解,目前徐女士同意加拿大鹅换货并补偿小礼品的处理方案,双方已经达成一致。

  虽然此次事件最终以双方达成和解作为结束,但质量问题却一直都是加拿大鹅被不断诟病的存在。

  此前加拿大鹅因质量、服务态度等问题多次登上热搜。2021年期间,有消费者反映加拿大鹅出现商标绣错、缝线粗糙、有线头等问题,而当时加拿大鹅“所有中国大陆地区专门店售卖的货品均不得退货”的应对策略遭到消费者质疑,在舆论不断发酵以及相关部门的约谈下,加拿大鹅做出了“在符合相关法律规定的情况下,所有中国大陆地区专门店售卖的产品可以退货退款”的承诺。

  质量不达标的同时加拿大鹅曾一度深陷虚假宣传风波。2021年9月期间,加拿大鹅因宣传中称羽绒服装填充物均含有优良且最保暖的加拿大羽绒,却被证实并无事实依据被相关部门罚款45万元。

  频发的舆论危机以及官方“傲慢”的服务态度不断消耗加拿大鹅在消费者心中的好感。对于加拿大鹅的服务态度,消费者路飞深有体会:“中国首家店开业时就入手了大鹅,算是第一批客户了吧。但在产品遇到钻毛缺绒的情况,官方以‘未达置换标准’为由拒绝充绒,全程维修体验很差。”

  小美直接给出了加拿大鹅售后差评的评价。“全网吹的终身质保形同虚设,正常使用磨损要付费1200元维修。”小美说道。在小红书平台,不少消费者吐槽加拿大鹅售后国内国外双标、售后态度差等。

  资深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程伟雄表示,作为中高端品牌,频频出现质量问题,品牌方应该高度重视产品质量问题。作为国际品牌,加拿大鹅存在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并没有把对消费者的体验真正重视起来。作为高价品牌,不论是产品质量,还是售后服务以及用户体验都要跟上价格,才能体现出品牌溢价。

  正在失去消费者青睐?

  当一件产品质量跟不上价格,服务难以匹配售价,消费者会有自己的选择。

  根据加拿大鹅最新财报,2024财年第二财季,加拿大鹅总收入比上年增长1%,达到2.8亿美元,相比较去年同期,总收入增幅有所放缓,按固定汇率计算则下降了3%。同时,加拿大鹅整体归母净利润自2022财年四季度开始便一直同比下滑,持续到了2024财年第一财季。截至今年7月2日的3个月内,加拿大鹅归母净亏损从去年同期的6360万加元扩大至8500万加元。

  此外,加拿大鹅预计2024财年第三季度总收入将在5.75亿-7亿美元之间。对于整个财年,加拿大鹅预计总收入将在12亿-14亿美元之间,低于公司原先预期的14亿-15亿美元。

  或基于对其业绩的不看好,今年10月,瑞士银行下调加拿大鹅评级,并称该品牌正在失去消费者的青睐。

  正在失去消费者青睐在中国市场有所体现。受加拿大鹅退货政策双标以及虚假宣传风波影响,加拿大鹅2023财年第一、第二财季在亚太地区的营收持续下滑。不过在2024财年第二财季,加拿大鹅亚太地区收入增长13%,但与第一财季超五成的增长相比大幅放缓。

  直营门店生意拓展或受阻

  深圳市思其晟公司CEO伍岱麒表示,加拿大鹅在中国市场主要以直营为主,但不注重口碑,这一定程度上会对品牌造成负面影响,譬如直营门店生意拓展困难等。

  事实上,对于中国市场,加拿大鹅不断强调其重要性并不断加注直营渠道布局。据了解,截至2023年7月2日,加拿大鹅在全球共54家门店,在中国境内就拥有27家专门店,占比超过51%。而在今年2月,加拿大鹅公布了五年战略增长计划——将于2028财年实现30亿加元收入,DTC(直营)业务占比达到总销售额的80%。于加拿大鹅而言,这一目标的实现离不开中国市场。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加拿大鹅在中国市场曾经被连夜蹲守排队抢购的盛世已经不再,加拿大鹅似乎也迎来了自己的冬季。

  就当下中国羽绒服市场而言,竞争也在加剧。2022年6月,定位中高端市场的法国羽绒服品牌盟可睐正式入驻天猫开设品牌旗舰店;而在今年5月底,盟可睐集团CEO Remo Ruffini在中国先后到访了北京、成都、杭州、香港、澳门、上海等地,这也表明了其布局中国市场的决心。此外,与加拿大鹅同价格带、同发源地的高端羽绒品牌慕瑟纳可(Moose Knuckles)也动作频频。其去年与李宁集团旗下时尚品牌 LI-NING1990 推出了联名秋季系列,先后选择国内明星吴磊、陈飞宇作为品牌代言人。

  除国际高端品牌外,国产羽绒品牌也频频向高端产品线试探,譬如波司登推出了轻奢羽绒服系列,售价在1万-1.3万余元。天空人推出超7000元价位羽绒服,立志做国产高端羽绒服品牌。

  “加拿大鹅在中国市场的发展还是比较有序的,虽然很多品牌比如以波司登为代表的国产羽绒服品牌对标加拿大鹅,甚至想要超越加拿大鹅,这种想法可以理解,但现实层面还需要一段时间。至少在品牌溢价方面国产品牌还有一段路要走,不过在产品质量方面以及消费者体验方面国产品牌并不会太差。”程伟雄表示。